当前位置:主页 > 新闻资讯 >

历经两年洗牌 网咖会是网吧的最终出路吗?

作者:admin 发表时间:2016-08-11 20:16


许多网咖“高大上”的环境,已可与星级宾馆媲美。(崔小明摄)


早年的网吧(资料图片)

 

记者崔小明

昨天,记者走进位于海曙区府桥街的四合网苑,舒适宽敞的卡座、明亮通透的空间、纤尘不染的地板、颇具文艺范的装饰,让人仿佛置身星级宾馆。这还是以前那个拥挤不堪、空气浑浊、藏污纳垢的网吧吗?几度沉寂萧条,几乎走向末路的网吧行业,经过几年的发展阵痛和市场洗牌,华丽转身,成为年轻人休闲、娱乐、社交的时尚之地。

野蛮生长

据了解,我市第一家网吧出现在1998年。伴随着互联网的发展,网吧行业经历了10余年大跃进式发展。曾经人们见面时很潮的一句话是:“今天你上网了吗?”

四合网苑的老板钟国鸿2003年开始“触网”,也算宁波第一批“吃螃蟹”的人。他还记得当时开的第一家网吧叫绿色网吧,在万里学院旁边。那时的上网费是每小时约两元钱,相比人均收入,不算便宜。那时候上网是一种时尚,看新闻、网上聊天、玩游戏是上网的主要目的。到了2005年,网吧行业随着经济的高速发展,上网人群急剧增多。各行各业的人都加入到网民队伍中。与此同时,网吧脏乱差的环境为社会所诟病。一些黑网吧容留未成年人,导致整个网吧行业遭到全社会的口诛笔伐。但乱象丛生的网吧行业仍然野蛮生长。监管部门频出重拳,不断加大整治力度,网吧一度成为社会关注的焦点。由于管理难度大,国家对网吧实行总量控制,进入网吧行业门槛越来越高。一时间,网吧牌照洛阳纸贵。起点网吧的老板陈明明2009年进入网吧行业,花了40多万元通过他人整体转让得到一家网吧。“四合网苑”的老板钟国鸿拿不到更多的牌照,便不断扩大网吧的电脑数量:从60台增加到250台。即使数量增长了3倍,生意依然火爆。一台电脑一天的营业收入是20至25元,一家网吧一天的现金收入在5000元以上。那时候人工和场地租金还不贵,所以利润相当可观。这种火热的局面约持续到2011年。

走向没落

网吧因互联网而兴,也因互联网而衰。移动互联网技术快速发展和普及,给人们上网带来了极大便捷。不管是获取资讯还是休闲娱乐,网吧已经显得没有那么重要了。再加上管理落后,设备陈旧,环境不佳,昔日门庭若市的网吧,很快就门可罗雀。钟国鸿明显感觉到行业的整体衰退。最直接的反映就是来网吧的人少了,每台电脑的营业收入跟高峰期比几乎下降了三分之二,大多数网吧入不敷出。悲观的人认为网吧必然会被移动互联网挤垮,走向消亡。很多从业人员感到迷茫无助。

市文广新闻出版局市场处罗健荣分析网吧走向没落的主要原因是:管理模式落后,服务意识淡薄;盈利模式单一,几乎全部靠上网费维持;环境卫生脏乱,场所空间拥挤,空气流动性差,消防安全存在极大的隐患;营销观念落后,没什么办法留住忠实的客户;黑网吧违法经营影响了整个行业的形象;经营成本居高不下,机时费却仍然维持10年前水准。据不完全统计,这一时期的网吧能维持住盈利平衡点已经算是不错了。部分业主为了节省开支,自己干起了网管的活。繁华褪尽只剩下苟且。

游进“鲶鱼”

就在大家感到茫然的时候,宁波的网吧市场游进了一条“鲶鱼”。2012年,来自上海的网鱼网咖在天一广场开出了宁波的第一家门店。不同于传统意义上的普通网吧,网鱼网咖在为顾客提供上网和游戏服务的同时,还提供休息、办公、咖啡、食品等服务。网鱼网咖内的咖啡吧,设有散台、卡座、上网服务区以及VIP包厢,兼顾娱乐休闲及商务的方方面面,满足不同客户的需求。网鱼网咖从环境到营销,让人耳目一新,完全颠覆了传统网吧的概念。门店一开张,就受到广泛欢迎。尽管上网价格高些,但丝毫不影响人们对网鱼网咖的热情。

钟国鸿思考转型很长时间,还多次到上海实地考察网鱼网咖,对他们的营销模式和环境营造向往已久。网鱼网咖在宁波的成功,让他下决心走转型之路。2013年,钟国鸿对位于中山路的网吧进行了升级改造。他将电脑从250台减少到178台。在营业面积没有变的情况下,意味着每台电脑的占地面积大大增加,环境宽敞了,舒适度增加了不少。他还学习网鱼网咖的模式,开辟出一块地方做咖啡吧,提供茶水饮料果品。上网资费提高到每小时4元至6元。试运营一个月后,钟国鸿发现,在电脑减少了30%的情况下,营业收入反而增长了20%,特别是咖啡吧的营业收入竟然占到总收入的30%。

钟国鸿领先一步,更多的人还在观望。2014年11月,文化部等四部委联合发文,全面放开网吧审批,取消了各级文化行政部门对上网服务场所的总量和布局要求,取消对上网场所计算机数量、营业面积等限制要求,明确规定实行“先照后证”。这些重磅政策出台后,一批业内业外人士携巨资进入网吧行业,一批装修精致、硬件过硬、管理先进的网咖应运而生。在这些新型网咖的挤压之下,抱残守缺、试图混日子的网吧业主被逼入绝境,纷纷走上转型升级之路。短短两年时间,宁波中心城区的网吧50%都进行了重新装修。市网吧行业协会调查统计,截至2015年底,全市累计已约有250家网咖。网吧行业面貌为之一新。

深度转型

网咖与网吧虽然一字之别,却差之千里。如果仅仅是装修升级,格局调整,那就只有网咖之形而无网咖之实。宁波的网吧在转型网咖的过程中不断迈向深水区,出现了以下一些趋势:

连锁发展:连锁经营可以充分发挥品牌、经营模式、经营资源、服务能力的优势,可以以比较低成本,迅速提高服务品质。长期以来,我市网吧行业存在小而散的特征,90%以上是单体网吧。近两年,我市文化主管部门利用网吧转型的机会,积极推进连锁化、品牌化、专业化的网吧发展模式。目前我市连锁网吧发展较为成功的代表有四合网苑、天创网吧、嗨族科技、网鱼网咖、墨啡科技、虫虫网吧等。其中四合网苑和网鱼网咖是两家具有代表性的连锁模式。四合网苑是本土企业,拥有5家直营店,并托管了10多家网咖,直接带动了整个行业水平的提高。网鱼网咖是全国网吧业的“航母”,管理模式、营销理念都比较先进,也托管了10余家网咖。经过这两年的发展,连锁网咖的占比大幅上升。

多元经营:以起点网咖为代表的网咖积极拓展多元经营。在起点网吧鼓楼店,记者在现场看到,水吧里摆满了面包、奶茶、咖啡、矿泉水等,不时会有人前来点单。旁边的柜台还放了耳麦、键盘、鼠标等上网器材。老板陈明明说刚与一家品牌店谈好合作,在他的店里进行销售,按比例分成。网咖最里面,摆了四张台球桌,几个年轻人正在打台球。上网坐久了,打几局台球,动静结合,正好调剂一下。陈明明说,多元经营是网吧转型的一个必然选择。很多网吧在高速发展的时候扩张得很快,但现在大家要的不是数量,而是服务和品质,所以都在做减量增质的工作。数量减少后,多出来的场地就想方设法加以利用,于是网咖就与咖啡吧、台球、桌游等深度融合。据了解,这种模式中,一般都会突出主业,即将70%的面积用于网吧,其余的面积再进行综合布局。这种模式的好处就是场地被充分利用,收入来源出现了多样化。市网吧行业协会对2015年的调查结果也显示,网吧除上网费外,20%至30%的收入来源于水吧、台球等。

细分市场:适应时代的发展,进一步细分市场,在一些小众领域寻求突破,也是我市网吧转型的一条路径。以电子竞技为主题的网咖发展迅速。记者在一家电竞馆看到,大厅上悬挂着大型电子屏,正在开展赛事活动,并有主播在一旁解说。据了解,电竞对战区包括电脑和座椅等全套设备,售价高达3万元人民币。据该电竞馆负责人介绍,他们还算不上真正意义的电竞馆,只是在网吧里辟出一块场地作为电竞区,供玩家竞技娱乐。虽然电竞馆的上网价格比普通网吧要贵,最贵的电竞对战区要20元/小时,但其火爆程度与普通网吧形成了鲜明的对比,最贵的位置要提前预约,供不应求。去电竞馆的玩家表示:“来这里玩游戏,就是图气氛找感觉。”很多业内人士也十分看好这一模式,表示电竞馆能促进电子竞技的发展,也为网吧这一日渐萧条的产业找到了新的出路。目前我市以电竞为主题的网吧有20余家。

深耕服务:如果有一天你走进一家网吧,刚一进门,服务员就递上一块干净的湿巾并热情向你问好,你不要感到诧异。这种“高大上”的服务不久后或许会出现在你面前。近年来,我市网吧行业在转型网咖的过程中,不但要“面子”,还重“里子”,在服务上下足了功夫。首先是禁烟,绝大多数网咖“祭”出了全场禁烟这柄撒手锏。四合网苑老板钟国鸿说,刚开始推行时,服务员制止吸烟时曾多次被打。但营造一个清爽的环境是做好服务的第一步,为此绝大多数网咖至今仍在默默坚持着。此外,墨啡网咖连同中心城区其他12家网咖与市图书馆开展合作,在网吧开设了市图书馆流动图书点,在网吧既可以借书,也可以还书。海曙区部分网吧还为外来务工人员提供网上购买春运火车票等服务。在四合网苑上网,消费者坐在电脑前,只要动动鼠标直接点单,冰饮、果品、外卖就会送到身边。这种贴身管家式的服务,让消费者可以充分享受一段休闲时光。很多网咖还开通了微信公众号,在手机上就可以预约上网时间、选定自己喜欢的座位。

暗含隐忧

虽然很多网吧成功转型,但转型过程中存在的一些隐忧也引起了业内人士的关注。

据市网吧行业协会调查,我市的上网人群在逐步减少,其中2015年比上年减少了约5%。18岁~36岁主流消费群体在流失,而“女性玩家”和“40岁+玩家”两大市场的开发显然跟不上市场节奏。尽管消费基数依然庞大,但是分摊到众多网吧头上,数量已经今非昔比。

而2014年11月,网吧指标取消新政出台后,一波资本蜂拥而入,动则300万、500万往网吧里砸钱。一边是网吧消费人群在减少,一边是资本大举进入。据了解,仅天一商圈,就有13家颇具规模的网咖,还有几家正在装修。来自市网吧行业协会的数据显示,2015年全市网吧电脑总量比上年增长15.89%,场所经营面积比上年增长18.85%。从反映行业整体水平的平均指标单机盈利情况来看,2015年比上年明显下降,降幅为30%,这意味着资金的回收周期将更长。业内人士认为,“高潮过去肯定要露出浅滩”,“产能”过剩的状况会逐渐显现,两三年后,或许又会有一波网吧倒闭潮出现。此外,虽然中心城区50%以上的网吧转成了网咖,但其中约20%网咖中的咖啡吧形同虚设,并没有真正有效运转。原因就是很多服务员脱胎于网管,没有服务意识,缺少服务技能,不会调制冰饮、研磨咖啡,导致咖啡吧生意惨淡。经营者不得不减员增效,回过头来又导致生意更差,由此形成恶性循环,最后咖啡吧不得不“停摆”。这类网咖“穿了新衣,却走着老路”,令人担忧。还有一些地段偏僻的网吧盲目转型,没有考虑实际消费能力,也引入咖啡吧、水吧等,抬高了运营成本,反而得不偿失。

还在路上

网吧往网咖方向转型,显然是一条出路,但并非一劳永逸,转型永远在路上。有关专家认为,新需求、新业态层出不穷,需要我们研究市场,关注趋势,才能赢得主动。在天一商圈,一种新的消费模式网咖娱乐综合体悄然出现。综合体里设有网吧、桌游、台球、棋牌,消费者需买门票入场。花约30元的门票,就可在里面待上一整天。目前这种模式还在试水,对相关行业冲击有待评估。此外,VR(虚拟现实)技术日臻成熟,目前正在“跑步”进入娱乐游戏行业,天一广场也出现了VR游戏专区。网鱼网咖动向一直是网吧行业的风向标。2015年“网鱼”首提“互联网+”的运作模式,开创O2O新业态,打造O2O线上线下一站式互动娱乐平台,核心产品全国第一款O2O游戏社交APP———约玩神器“鱼泡泡”成功上线。对于这些令人眼花缭乱的概念,大多数网吧业主“虽不能至”,但“心向往之”,毕竟机遇总是垂青有准备的头脑。

先人一手就能快人一步

———网吧行业转型的启示

本报记者崔小明

网吧行业经历了三年的沉寂、两年的转型,找到了网咖这条路径,迎来了自己的一波小阳春。其先行先试的经验,对于正在转型或者还没转型的文化行业来说,有一定的借鉴意义。

被动等待不如主动出击。企业是市场的主体,具有最敏锐的嗅觉。自2011年网吧行业呈现整体萧条后,大多数企业在生死线上挣扎。而上海、长沙等地已经出现了一些好的经验和做法,但迟迟没人主动去打破一潭死水的局面。网鱼网咖这条“鲶鱼”游进来后,才倒逼企业走上转型升级之路。所幸,我市企业学得快、跟得紧,大多赶上了行业转型的末班车。

学习先进经验要接地气。在转型网咖的过程中,当众多网吧还在观望时,四合网苑果断出击,先人一步成功转型,因此牢牢掌握主动权。他们学习网鱼网咖等先进经验,又结合了本地文化特色、消费习惯,摸索出自己的一套管理经验、设计风格、营销策略。其他网吧闻风而动,纷纷走上转型之路时,他们已经拥有网咖管理运作经验的输出能力,主动要求加盟到其旗下、要求其托管的网咖络绎不绝,既帮了“后进”企业,提升了整个行业的水平,又壮大了自己的实力,即使面对网鱼网咖这样的全国一流企业,也可分庭抗礼。


积极尝试努力创新。以起点网吧为代表的一批网吧企业面对困境,积极尝试多种经营。不管是水吧与网吧组合,还是桌游、台球与网吧的组合,虽是牛刀小试,却为自己赢得生存之道。还有的网咖抢占细分市场,大胆进军电竞行业,也为自己在行业里争得一席之地。这种精神值得鼓励和肯定。

主管部门积极有为。面对整个行业的衰退,政府主管部门到位不越位,充分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,出台政策引导网吧行业向连锁化、品牌化、专业化方向发展。2015年7月,在关键时间和重要节点,主管部门组织100余名业主代表,召开了行业转型升级推进会,吹响了全面转型的集结号。网吧行业协会多次组织业主到上海、长沙等城市考察学习,坚定了企业转型的信心。群島见!”